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www.431045.com >

最后的民国才女

2019-08-05 16: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民国,一个战乱的年代;民国,一个大师涌现的年代;民国,一个见证无数传奇的年代。在这样一个年代里,很多杰出的女性也走上了历史的舞台,不再被封建的枷锁所束缚。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宋氏三姐妹,她们站在近代中国政治权利的中心。而在文艺领域中,最为耀眼的则是合肥张家四姐妹。近日,张家姐妹中硕果仅存的四妹张充和先生于美国逝世,人们心中“最后的民国才女”陨落了。

  张充和(1914--2015.6.17),出生于上海,祖籍合肥,为淮军主将、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张树声的曾孙女,苏州教育家张武龄的四女(合肥四姐妹中的小妹)。张充和在1949年随夫君赴美后,50多年来,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传授书法和昆曲,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默默耕耘了一生。详细

  她是已故耶鲁东亚系名教授傅汉斯的夫人,当今世界硕果仅存的书法、昆曲、诗词大家。自张爱玲、冰心相继凋零、宋美龄随之辞世以后,人们最常冠于她头上的称谓是——“民国最后一位才女”。

  合肥张家四姐妹在父亲苏州教育家张武龄影响下,个个兰心蕙质、才华横溢,公认小妹充和为最。充和10岁师从朱谟钦学古文及书法,17岁起跟昆曲世家出身的名角沈传芷、张传芳等学昆曲,从“江南笛王”李荣忻学吹笛。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抗战爆发,辗转重庆,研习古乐,并师从沈尹默习书法。她在书法、昆曲、诗词方面的造诣极高,早在三十年代就曾在北大开班讲授,享誉一时。

  评价:中国书协主席欧阳中石:充和先生不是一般的书家,而是位学者。无论字、画、诗及昆曲,皆上乘,很难得。她一贯保持原有的风范,格调极高。像昆曲,她唱的都是真正的、没有改动过的。书法上的行书、章草非常精到,尤其章草极雅,在那个时代已是佼佼者。详细

  张充和先生师从吴昌硕的高足、考古学家朱谟钦,另有举人左先生专教她吟诗填词。张充和天资聪颖,悟性甚高,4岁会背诗,6岁识字,能诵《三字经》、《千字文》。充和如是10年,闭门苦读《史记》、《汉书》、《左传》、《诗经》等典籍,国学底蕴雄厚。

  1988年沈从文去世,她为这位三姐夫写四句挽联:“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众人皆称赞,这四句话的尾缀“从文让人”,把人名也嵌了进去,寥寥十六个字,写尽了沈从文一生,后来这十六个字被铭刻在湘西沈从文的墓碑上。

  张充和先生的书法各体皆备,一笔娟秀端凝的小楷,结体沉熟,骨力深蕴,尤为世人所重,被誉为“当代小楷第一人”,其小楷可以抗行吴门书派,由明而上追魏晋,恬静典雅,今天能写成这样的也没几个。张充和第一次拜访沈尹默时:沈尹默让她写几个字,然后他给出了“明人学晋人书”的评语。到今天,充和还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褒是贬。但其行书全法乃师沈尹默,取径不可谓不高。

  评价:波士顿大学白谦慎教授:“她的书法,一如其为人与修养,清淡之中,还有一种高雅气质。而这种气质在现代社会中越来越少了。”

  在各种出版的昆曲图录里,张充和先生是和俞振飞、梅兰芳这些一代大师相提并论的。1943年在重庆粉墨登台的一曲昆曲《游园惊梦》,曾轰动大后方的杏坛文苑,章士钊、沈尹默等人纷纷赋诗唱和,成为抗战年间一件文化盛事。

  张充和在美国耶鲁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书法和昆曲,还先后在加拿大、法国和港台的23所大学以及各学术所讲授、示范演出昆曲。张充和的昆曲演出,使美国人对昆曲的优美感到震撼。尤令张充和感到欣慰的是,她有四个高足,在促成昆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一事上,立下了汗马功劳。

  卞之琳一直倾慕张充和,那首著名的《断章》就是卞之琳写给女神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诗中的你,正是张充和。只是女神无意,从未有过回应,甚至为了躲避给卞之琳帮忙的教授们,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即使明知女神不会选择他,甚至在女神嫁人后,卞之琳仍不断给张充和写信,他还收集女神的诗歌,并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到香港出版。上世纪八十年代,卞之琳赴美探亲时专程拜访张充和,将他偶然得到的40年前沈尹默为张充和圈改的诗作手稿送上,还写了篇深情散文《合璧记趣》。

  十九岁张充和考北京大学,由于在私塾从来没学过数学,结果算学考了零分,但国文却考了满分。后虽被破格录取。不过张充和在北大三年级时因病而休学,最终未能获得北大的学位。然而当时的北大中文系名流荟萃,系主任胡适,还有著名教授像钱穆、冯友兰、闻一多、刘文典等等,都是亲自授课,使张充和在那一段的学习期间受益良多。

  张家乃是出身安徽合肥的官宦世家,张充和曾祖是晚清名臣、淮军领袖张树声,担任过两广总督和直隶总督,是淮军中仅次于李鸿章的二号人物。祖父张华奎,光绪十五年进士,官至按察使。父亲张冀牅,受西式思想影响,是民国时期的开明教育家,在苏州创办乐益女中,倡导新式教育,与蔡元培先生也有交往。

  合肥张家是近代史上的名门望族,四姊妹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分别嫁给了著名昆曲演员顾传玠、语言学家周有光、文学家沈从文和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四姊妹的传奇故事,既展示了二十世纪中国私人生活的真实面目和传统仕宦家庭的起落沉浮,也见证了古老中国在过去百年间的历史和命运。

  张充和有着羡煞旁人的“朋友圈”。包括著名教授像钱穆、冯友兰、闻一多、刘文典等,前辈朱自清、唐兰、马衡、梅贻琦、章士钊、沈尹默等。末代皇帝族兄溥侗常和她一起唱戏,章士钊赠诗把她比作东汉末年的蔡文姬,沈尹默要她学书法,闻一多生活拮据却主动刻图章相赠,张大千为张充和画过仕女图,顶级的音乐家查阜西、杨荫浏和曹安与她一起吹笛子,唱昆曲,弹琴。张充和的相交师友,灿若星辰,她的名字,和沈从文、卞之琳、俞振飞等人相连,一同成为那个年代的传奇。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美国,张充和曾有一段时期在加州大学图书馆工作,那时胡适恰在美国,也常去她那里写字。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这是张充和先生在七十岁生日时的写诗自况,也是她一生的写照。历经一个世纪的沧桑巨变,不论境遇如何、心态如何,张充和先生始终气定神闲地写诗、习字、唱曲,用自己的一生最完美地诠释了优雅的精神内涵。旅美作家、批评家、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苏炜曾与张充和有过一段忘年交,他说:“清溪流水、云淡风轻,是言说张充和诸般艺术造诣和人格特质的比较恰当的字眼,在中国传统文人文化中,清是一个至高的境界。”人生实难,唯以风格度过。而凡此种种,都不仅是才女、贵族、名媛,所能尽诉的吧。让我们送别张充和先生,愿她在另一个世界与旧友相聚,再谱“清曲”。